宝坻信息港

当前位置:

【酒家-小说】长恨绵绵白王洞

2019/09/14 来源:宝坻信息港

导读

摘要:段红旗寻药探秘白王洞,却发现原来是陷阱,烈性女心怀长恨离尘世,负心汉贪心财富终害己。 (一)仗义救人遭荼毒歌尘萧散梦云收,湖光山

摘要:段红旗寻药探秘白王洞,却发现原来是陷阱,烈性女心怀长恨离尘世,负心汉贪心财富终害己。 (一)仗义救人遭荼毒

歌尘萧散梦云收,湖光山色醉梦中,闲来无事,酒一杯,诗一首,醉了便与老僧同眠,活得倒也逍遥自在,只可惜,身在天涯,看青空千里,听角声四起,时不时地也会让人有一种思家念家之感。
“唉!”慕容经纶放下了手中的《花间集》,俯首去看那早已怒放的山茶花,他这个人啊,就是那么容易动情,看见那词人发出了春愁秋恨,自己便也跟着落泪,却忘记了,他是孤家寡人一个,父母早亡,也没有妻子儿女,哪里有家可思啊。不过,想到别人纵使身在海角天边,当雁字回时,却还是有锦书可送,而自己,却是欲寄家书而不能,便又平添了几分感慨。
罢罢罢,不如还是寄情山水,在这鸟语花香的云之南,了此残生吧。正在自嗟自叹之时,他突然听见远处传来了一阵喧哗之声,心中便纳闷了,此处乃是自己近发现的僻静之地,平素里,除了野蜂流莺,哪里有人迹啊,怎么会突然如此喧闹呢?想罢,便探头向远处看去。
这时候,就看见一个身着绛红衣裙,满脸病容的女子,倚着竹杖,步履蹒跚向这这边跑来,还时不时地回头望望,似乎是身后有追兵赶来。很快,她便跑到了慕容经纶的身边。慕容经纶虽然生性恬淡,可是,眼见这弱女子似乎是遇见了什么麻烦的事情,身为大丈夫,又怎么能够坐视不理呢,他便朗声道:“请问这位姑娘,何事惊慌?”
那女子显然正专注自己的身后,没有注意到身前突然冒出了一个男人,吓了一跳,等定睛看来,见慕容经纶仪表堂堂,是个书生打扮,料想不是歹人,便道:“小女子被歹人所伤。公子,要是歹人追了上来,千万别说您看见我啊。”说着,就要继续前行。
慕容经纶在大理已经住了一阵了,那女子的口音,他一听便知,乃是此地的白尼,看她的打扮,头顶戴着飘穗的顶头,上身穿右衽短衣,外罩领褂,腰系短裙,下着长裤,正是白族人常见的服饰,只不过,白族人平素喜欢用扎染来加工衣料,大多穿白底蓝花的服装,可是这女子浑身上下竟然是一片红。
不过,事态紧急,也没有功夫去管人家身上的衣服了,慕容经纶微微一笑,拦住了那女子,道:“不用着急,姑娘,你遇见了我,就再也不用逃了。”
那女子听得此话,还并不理解,只是怔怔地看着慕容经纶,就在这一迟疑的功夫,身后那喊杀声便愈加清晰,很快,慕容经纶看见十几个身穿对襟衣,外罩黑色领褂,下身穿黑色或蓝色长裤,头扎包头的男子,手拿着长刀短剑的,冲了过来。看他们的打扮,也都是白族人。
那为首的早就看见了两人,几步纵上前来,用半生不熟的官话道:“女子,留下,你,走开。”
蛮夷之人,不知道说个“尊”啊、“请”啊的,慕容经纶也不怪他,不过,他那好管闲事的性子,又起来了,慢慢打开折扇,微微扇着,不急不徐地道:“我在这里呆得好好的,你非要叫我走开,走开也可以,总要先给个理由吧。”
“我们杀人,血,脏了你的衣服。”那白族汉子倒也丝毫都不隐讳,直截了当地就把自己的想法给说了出来。
慕容经纶哈哈大笑,道:“你看这清风白云,朗日当空的,可不是月黑风高夜啊,你们怎么就敢在这光天化日之下杀人呢?”
“白尼的事情,白尼自己做。”
白族人向来喜欢自称白尼,看来,这些人的确都是当地的白族人。慕容经纶笑道:“这杀人放火的,总不是什么好事吧,别说是我看了要管,所有正义之士,看见了都是要问上几句的吧。”
那汉子见慕容经纶丝毫都没有退缩的意思,皱了皱眉头,道:“看你是读书人,读书人,有文化,白尼敬重,给你个面子。”说罢,便用刀指着那女子道:“段红旗,看在这教书先生的份上,你将进出白王洞的口诀告诉我们,我们便不追究,留你性命。”
段红旗的身子微微有些颤抖,却依然挺立,冷冷道:“别说我不知道,就算是真的知道,也不会告诉你们的,段兴智卖国求荣,将大理国拱手献给了蒙哥汗,就为了苟全性命,得到一个摩诃罗嵯的称号,他已经不是我的叔叔了,是大理段氏的耻辱。若是要我将进入白王洞的秘诀告诉你们,真是痴心妄想。段兴智想将世代白王积存下来的宝贝交给蒙古人,他想都别想。”
那白族汉子略一沉吟道:“你说得有理,可是,主人有令,我们不得不做……”
“我劝你们还是早早离开段兴智吧,他不是一个值得追随的主人。你们看看我的身上,我是他的侄女,他竟然可以给我下毒,使得我浑身血脉爆裂,这样心狠手辣之人,难道还值得你们为他卖命吗?”说着,她便捋起了自己的袖子,慕容经纶这才看清楚,那女子手臂上的血管根根清晰可见,有的已经崩裂开来,鲜血时不时地从里面渗出来。他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挪开视线,不敢仔细去看段红旗的衣服,原来,鲜血已经把她的衣衫从蓝白,染成了绛红。
那汉子长叹道:“阿布知道,阿布没有选择。”说着手一挥,便指挥手下的那些人冲了上来。一时间,喊杀声将整个安静的山谷给点燃了,树丛中不时飞出几只惊恐的雀鸟,四散逃开。
段红旗闭上了眼睛,低下了头,可是,那些刀剑却并没砍到她的身上,只听见噗噗几声,周围便传来了几声哎呦,段红旗将眼睛睁开一条缝,小心翼翼地探视,却发现,不知为什么,那十几个彪形大汉都躺倒在了地上,捂胸口的捂胸口,抱大腿的抱大腿,完全没有了刚才的那种神气。再看慕容经纶呢,他却依然风度翩翩,用扇子轻轻扇着自己的胸口,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这可真是奇了,难道,这汉人男子竟然会巫术吗,她不禁对慕容经纶刮目相看。
慕容经纶啪的一下将扇子收起,还是这么笑眯眯地说:“‘滚’这个词,都知道是什么意思吧?别让我费事,请自己滚吧。”说着,便对着那些人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为首的阿布从地上爬起来,道:“你们等着,我阿布,请主人,这就回去请。主人来了,你们,都完蛋。”说着,便领着人匆匆从原路退回了。
慕容经纶回转身来,对着段红旗作揖道:“原来姑娘还是大理王室之人啊,小生慕容经纶,这厢有礼了。”
那玉树临风的姿态,顿时令得段红旗心花怒放,她脸一红,头一低,也不知道究竟该如何回答才好。这时,慕容经纶突然一把拽起她的胳膊,道:“走吧。”便牵着段红旗往林木茂密处走去。
“你,干什么?”段红旗忙道。
“赶紧找地方躲起来啊,难道还真等着你叔叔来杀我们吗?我可是听说,他的武功,那是的,我自问没这个自信可以对付他。”说着,便拽着段红旗向密林深处走去。
走了很久,眼前出现了一个小小的院落,有三间新盖的茅草屋,还养着一些小鸡小鸭之类的,宛若是到了桃花源中人的住处。段红旗吃惊道:“这,是先生的住处吗?”
“正是小可的住处,姑娘,你也别那么见外,先生先生的,叫我慕容大哥,不好吗?”说着,便扶着段红旗坐在了院中的长椅上,接着道:“要是姑娘暂时没有去处,可以留在此处,等养好了伤,解了体内的剧毒,再做打算。这地方,估计你叔叔的人一时半会是找不到的。”
段红旗羞红了脸,道:“慕容,慕容大哥,谢谢你,你真是侠义心肠,只可惜,我的毒,恐怕是一辈子都解不了的了。”
“解不了?为什么呢?”慕容经纶给段红旗拿来了一些茶点,并在她的对面坐下。
“这毒药,有个很可怕的名字,唤作红颜煞,乃是我们白族祖上传下来的。唐朝的时候,洱海地区的部族分成蒙舍诏、施浪诏、浪穹诏、越析诏等六诏……”段红旗娓娓道来。
“对,这我知道,后来,唐王朝全力支持蒙舍诏,击灭了其他五诏,统一洱海地区,建立南诏政权。南诏王皮罗阁被唐王朝赐名‘归义’,封为云南王。”慕容经纶打断道。
“嗯,不错,慕容大哥真是见多识广,不过,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皮罗阁之所以能够一统南诏,除了因为他借了唐朝的力量,更重要的是因为,他有一种旷世奇毒,红颜煞。凡是中了红颜煞的人,就会像我这样,浑身血脉寸断而死,你想,全身的血要是都流干了,哪里还有活命啊?”说到这里,段红旗叹了一口气。
“难道,就真的没有解法了吗?”慕容经纶微微低着头沉吟,默默念叨。
“有倒是有,只是,取这解药的路途,不好走啊。”段红旗叹道。
“有药就行,你说,需要哪些草药,就算让我爬遍苍山十九峰,我也帮你把药采来。”慕容经纶坚毅地说道。
听到这里,段红旗不觉心头一热,亲叔叔如此折磨她,可是一个素昧平生的人竟然如此关心她的生死,叫她怎能不怦然心动呢,想罢多时,便道:“解药,在白王洞里。虽然我知道山洞的确切位置,可是,白王洞中机关重重,如何应付那些机关的方法,我也是近刚学得的,传授机密给我的婆婆,话还没说完,就已经作古,所以,恐怕其中多有错漏。更何况,叔叔之所以要给我下毒,就是因为他想逼我进白王洞,然后,他好偷偷地跟着我进去。这恐怕……”
慕容经纶突然站起身来,一下子抱住了段红旗的肩膀,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淹,要是他真的跟来了,不是还有我吗?小可虽然不才,斗一斗段兴智的胆量,还是有的。”说着,他深情地看着段红旗的眼睛,道:“解你身上的毒,更要紧。”
一句话说得段红旗心里暖暖的,虽说白尼女子没有汉人女子那么多讲究,可是,面对这么一双炽热的眼睛,又叫她怎能不动心呢,于是她痴痴地点了点头,道:“好,我们去。”

(二)白王洞中有玄机

白王洞在苍山雪人峰之中,雪人峰位于应乐峰、兰峰之间,山顶有终年不化的积雪,站在雪人峰上,前可观碧波荡漾的洱海,南可瞰雄奇的大理三塔。这里人迹罕至,是兽类的天堂,时常能够听见空谷之中的狼嚎虎啸,胆小的人走到这里,恐怕要心胆俱裂。段红旗指着对面的一道悬崖说,就在那里,慕容经纶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隐隐约约能够看见对面山崖上似乎是有一个人工开凿的二层平台,而通往那山崖的道路,竟然是一条铁索。慕容经纶笑道:“光是这关,恐怕就不是普通人能够过得去的啊。”说着,他将扇子放入怀中,蹲下身去,示意段红旗趴在自己背上。段红旗略一迟疑,红着脸趴了上去,慕容经纶用一根麻绳将段红旗拴在了自己身上,笑着开玩笑道:“现在,咱们可真成了一条绳上的蚂蚱了。”段红旗知道他是有意开导自己,便挤出一个笑脸,轻声道:“慕容大哥,小心。”
“放心吧,这点小事,还难不住我。”说着,便纵身上了铁索,那铁索一吃力,向下一坠,晃动了几下,慕容经纶提气敛神,目不斜视,只是盯着前方,在铁索上疾步向前。那铁索年深日久,早已生锈,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声音,耳边呼啸着猎猎山风,段红旗不觉咬紧了嘴唇,闭上了眼睛,不敢再看。
等她在慕容经纶的柔声呼唤下再次睁眼的时候,却发现两人已经在对面的山崖了。“我说了,这点小事情,难不住我的。”慕容经纶微笑着将她放下。
段红旗四下打量着,道:“我也是次来这里,想不到,如此荒凉,据说,当年这里可不是这样的啊。”的确,既然是白王洞,那便是安葬历代白王的地方,可现如今呢,只剩下铁马空台,荒草残碑,乱草迷行路,繁华流水去。不过,虽然只剩下了是断垣残壁,荒丘荆榛,残花红雨,却还是能够让人遥想到它当年的辉煌。“现在,别说有人来祭奠白王了,就连大理国,也已经不存在了啊。”这话说得颇为凄凉,真是让人有点“西风年年到古苑,故园却已是满地愁”的感觉。
拨开了衰草,两人爬上了平台,两平台之间有阶道上下,都是人工所为。在层平台的东部有一条坡形通道,便是神道。神道东南角、西北角各有一个小土堆,俗名“金锣”、“玉鼓”。慕容经纶在段红旗的指点下,终于在第二层平台西部缓坡上,找到了一个拱门洞,段红旗说,那里头就是白王洞。
“世人都以为白族的历史是从唐朝的南诏开始,其实不然,早在汉代的时候,苍山洱海便有一个白国,其治所在红岩,那才是白族的先民,这个白王洞,就是那时候留下的。只不过,这山洞里面,必然机关重重,所以,我们要小心,我也说不清楚,里面到底有什么。”
慕容经纶点点头,点亮了灯笼,推开了石门,进入了甬道。一进入甬道,他便被两侧墙壁上雕刻的精妙图文所吸引了,一边走,一边看,那墙上画的,竟然是全本的《南诏图传》,那壁画分成“图”和“传”两个部分,“图”中绘制了观音幻化、南诏国立等“南诏国史”,而“传”则是用文字进行解说。看着看着,他突然觉得有一种头晕目眩的感觉,眼前的画变得朦朦胧胧的了,看手里的灯笼,也出现了幻影。“不好,这壁画里一定有毒。”慕容经纶连忙屏住了呼吸,试图用内力将毒气逼出体外,可是已经来不及了,他觉得头痛欲裂,腹内像是有无数蛇虫在爬一般。
段红旗在他的身后,见他面色有异,便走到了他的身边,取下脖子上挂的玉佩,让慕容经纶含在口里。凝神静息,调理半晌之后,慕容经纶终于恢复了神志,他轻声道:“想不到,我还说要保护你呢,却还是你救了我啊。”说着,便将玉佩重新挂在了段红旗的脖子上。

共 11 70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大理段氏,在金庸的武侠小说中,有着浓墨重彩的描述。作为云南人,其实,我是知道的,有南诏国一说,当然,还有传说中的古滇国,在史上,演绎了厚重的历史和人文。小说,借助历史,可以天马行空,在刀光剑影中,不乏侠骨柔情,不乏英雄救美。这一篇武侠小说,虽然没有跳出传统的框套,但在布局谋篇上,可谓独出心裁,在思绪遨游中,人物形象鲜明,武侠悬念叠出,引人入胜中,仿佛使人沉入那氛围里,跟随着主人翁,儿女情长,叱咤江湖。不错的小说,推荐阅读!【编辑:山泉】【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2120117】专业的治疗眩晕头晕
怎样看纸尿片质量好坏
如何知道宝宝是否中暑
小孩中暑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