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坻信息港

当前位置:

【星月春】杜鹃花(微小说)

2019/09/14 来源:宝坻信息港

导读

春天慢慢醒来,风里满是花的香味。我走进通往家门的路上。路边一棵香樟树,如伞般斜张开来,碧绿翠荫,似天然凉棚,给路人一片荫凉。旁边杜鹃

春天慢慢醒来,风里满是花的香味。
我走进通往家门的路上。路边一棵香樟树,如伞般斜张开来,碧绿翠荫,似天然凉棚,给路人一片荫凉。旁边杜鹃通红,将往事导入脑海,回家的脚步,加快了。
杜鹃,嫣红如血,像火红的生命。我总喜欢将它采入书房,让它的清香渗透在房间的每一个角落。
杜鹃的猩红引来一身粉衣的女子,在耳边飘落一串银铃声:“呵呵,你也喜欢它吗?”
“是的,喜欢它如血浸遍全身,喜欢它淡淡的香气。”我低声回她。
“那我帮你采罢。”我说不用。没有抬头。
“你怎么这样腼腆啊?一起摘些呗?”我仍旧羞涩不语。
“你这样能够找到媳妇么?嘻嘻……”她笑着,笑声荡在山谷里,身影已似蝶飘走。
真香!虽没栀子浓郁,却也在房中久绕不灭。清水的浸泡没有土护几日杜鹃便失了颜色落败起来。
又得采些来。我快近树下,望眼,却见她似一朵白莲,正翘首朝我的方向张望,想退,已无法遁形了;只听笑铃又起:“嘿,怕我吃你么?老躲着我。我也喜它,热情似火,幽怨泣血的样子。”她手中捧着一大把杜鹃,递到我的面前。
我的脸顿时通红,嗡声嗡气地说:“还是各采各的吧。”
“那就说说话罢。”她靠近我。
“我不知道说什么好。”我回她,不敢看她。
“我就住在山的那边。经常看你走进你的家门……”
“那又能说明什么呢?”我喃喃。
“傻瓜,至少你我喜欢同一样东西。给,我给你选了几枝大的。”
我没去接。
“拿着吧,再过几天也就谢了的。你在杯子里多放沙土可以多绽几天。”一双玉脂般的手,将一束耀眼的杜鹃硬塞进了我的怀中:“家中的饭还没熟吧?在树下说会儿话?”我仍旧不敢抬头。
“呵呵,你这出息,不过听大人们说,腼腆的人儿知道心疼自己的媳妇。”那关你什么事,你又不是。我心里这样思忖。
“你不是每次回家都唱着歌的么,今天唱个来听吧。当一回你的听众。”在她不停的撺掇下,我终于鼓足了勇气,将昨天听了韩宝仪的《昨日的港湾》再学习一遍。
“还真好听。其实我们早就认识了的,只是你很少四处窜,只待在家。大人们常在一起会面的。我与你同过桌呢,只是你升学了,我留级了。哦,那还很小的时候……”
我抬起头,看着夕阳落下时山顶的霞彩,真漂亮。目光落下时扫到了她的脸,圆圆的,一脸灿烂,一汪清澈的双眸,在霞彩的映照下更加艳丽。
“你原来也看女孩子的,呵呵。”
“你很美。就像我手中的杜鹃一样热情奔放。”
她咯咯地笑了:“我好喜欢你。真的。就喜欢你这样静逸的样子。”
“我没什么好的。多的是木讷。”我在她的言语下手没有地方放了。
“那不等于迟钝。呵呵。你的聪明,我是知道的。我得回家了。看,炊烟已经收尽了一抹余辉,月亮快出来了。”她转身离去。突又折回,眼眸里有寒星闪烁。
“娘要嫁我了。我没同意。”
“那是好事呀。”我替她高兴。
“你真是个大傻瓜……”她嗔怒地望着我,似怨似冤。
“那真是好事情呀,你总得嫁人的。”
“嫁要嫁个自己喜欢的嘛。”
“喜欢不说明能够长久到老啊。”我这样说着。
“你咋知道不能够?”
“我看的,我看书上,人家的经历。”
“那是人家,不是我呢。我只有喜欢才嫁。”
“谁都会改变,遇到生活磨难的时候。”我安慰她,让她听父母的话。
“我不会变,我会一生对他好。”
“其实,我也不懂什么是爱情,我只觉得那些说爱恋的好象很忘我的。”我说了几句。
“你经常在四处跑动,还没人给你说对象吗?”
“哈哈……我?好象听父母提起过,一说,不是嫌她娇气就是嫌她还小,就没下落了。”我对她说。她听到这,脸上的酒窝很圆了,里面盛满了笑。
半钩粉月已经慢慢升起,一地的晶亮;一阵清风从她的方向吹来,很香。
她渐渐缩短与我坐的距离,听得清她的心跳:“我自小听到你的叔父说,我与你很配。”
“呀,我怎么没听过,你知道吗?我很少和女孩子说话的,除了我的姐妹。你也真够胆大的。”
“我会把你的姐妹当成自己的姐妹。我会尽心伺候你的父母。”
“那又怎么样呢。那只不过是媳妇该当的责任。你会受不了我的冷。”我并没有给她的笑铃涂一层绚彩。
“我就喜欢你。”她肩头耸动,眼窝里泪珠涔涔。
看着月入云环里,我说:“回家吧。我的妹妹等我给她说今天的见闻呢。”我话刚落,只见她身已经远去了……

再次会面,已是第二年春天。树依旧还是那树,花依旧那样绚烂,只是她的手里多了一方手绢。
“这些天,你到哪里去了,你可知道,我为你摘的杜鹃几次都风干了,月起的时候我心焦得很,只看见星儿闪烁,就是不见你的人影出现。”她的脸消瘦,衣袂飘在风里。
“我随我的兄长在日落的山那边转了一圈。”
“为什么不给我捎句话来?”
“我说过,我不爱说多的话。”我看着她眸子里流露出的幽怨。
“那,当真我坐上了别人的花轿,你,后悔不?”
“是我的总该归我,不是我的再守也枉然啊。你与人家结婚了,那只说明你我本来无缘啊。”
“讨厌,你知道么,在我没看到你的那天,我就在这树上开始挂着丝线,红色的,你数,看你离开了多少天,让我等得心开始泛出寒来了。”
一怀的幽怨,我好似无法偿还,任她靠在本已经疲惫的肩上。拭去她脸上的泪,欢喜的泪滴。
“其实,我回来看过你,只是没敲响你的房门。怕我的不善言辞阴暗了你的笑颜。不信,你看看,在你挂线的上面我刻着对你的思念呢。”
“你呀,真的不懂女人的心。”她笑得如鹃盛开,泪却涌流。
“如果,你等到的是我送你的白色衬衫,你该当是我的新娘。”
“就那呀,也太少了吧?”她露出牙齿,笑了,唇红齿白。“当然不止,还有一颗心呢!”我说,“我还在上面刻着我们成婚的日期。”
“我看不到呢。”她踮起脚使劲看,像个天真的孩子。有人说,恋爱中的女人美丽,的确如此。
“我刻在上面,用我的锉刀。”我逗她。
“什么时候?”她捶打我的肩。她撒娇的样子真好看。
“我抱起你才看得到……。”
突然,我一阵窒息,吻,密如雨点向我扑来……。脑海中飘过的,是那满山殷红的杜鹃。


共 2 07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个纯情唯美的爱情故事。以杜鹃为媒,写出了一个勇敢追求自己爱情的姑娘形象。她,活泼美丽,在香樟树下,杜鹃花旁,将痴恋站成一道风景;我,木讷寡言,将一树心事盛放在火红的杜鹃花里。面对她的示爱,我羞涩犹豫,本能躲避。直到第二年春天,才明白自己的心。依旧那棵树,依旧那一树的花,只是树上多了寄托相思与爱恋的红丝线,那是她痴恋的情愫,是我思念的对白。我和她,有情人终成眷属,拥吻在一起,身后是满山殷红的杜鹃。本文意境优美,描写细腻。语言还可以再含蓄、凝练一些,才更符合微小说要求。推荐赏读!【编辑:平淡无奇】
1 楼 文友: 2016-0 -01 09:59: 1 拜读老师好作品,受益非浅,谢谢老师,问安老师
2 楼 文友: 2016-0 -01 10:04: 6 戏寒创作辛苦,向你问好!
 楼 文友: 2016-0 -01 10:05:16 小说意境优美,描写细腻。语言还可以再含蓄、凝练一些,才更符合微小说要求。
4 楼 文友: 2016-0 -02 06:48:54 问候戏寒精作,是篇贼美的小说,红尘说的没错。成人纸尿裤哪种吸水
中风偏瘫复发率
如何预防肠道感染
小孩子老是不爱吃饭怎么办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