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坻信息港

当前位置:

并网调查中国海上风电涅槃上

2019/08/15 来源:宝坻信息港

导读

江苏海上龙源风力发电有限公司的如东潮间带海上风电项目码头上,一行前来参观的客人等了半小时,潮水才涨到船只可以出海的标准.当船只穿过码头航道驶

  江苏海上龙源风力发电有限公司的如东潮间带海上风电项目码头上,一行前来参观的客人等了半小时,潮水才涨到船只可以出海的标准.当船只穿过码头航道驶向风电场时,航道两旁的滩涂地表清晰可见。随行工作人员介绍,如果遇上潮位低,船只无法行使时,日常检修只能开农用拖拉机到风电场上。

  潮间带海上风电项目建设与维修之难尚未被业界充分认识到,而海上风电未来的规划已经确定往近海和深海推进,更艰巨的考验还在未来。自东海大桥海上风电项目开启了中国海上风电发展的序幕以来,四年过去,这个行业的成长并不喜人,更由于特许权招标的遇阻,行业沉寂多时。

  整个风电行业都在等风来,目前来看,在宏观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背景下,不排除国家为推动海上风电示范性项目的开展,出台一些刺激性政策的可能。

  5月22日下午,国务院总理 在内蒙古赤峰市调研期间,到国电联合动力技术(赤峰)有限公司考察。当听到今年风机订单比前两年逐年增多时,他说: 下一步会更好,风电发展快了。 随后, 在联合动力(赤峰)公司会议室主持召开经济形势座谈会。国电集团董事长乔保平提出了在较长时期内稳定风电电价政策等建议。

  海上风电太需要政策东风了。201 年下半年至今,海上风电标杆电价政策出台的消息频传,业界热议海上风电重启。然而,翻看行业短短的发展历程,许多当初无法解决而被搁置的问题,今日仍是障碍。

  电价莫测

  海上风电标杆电价政策酝酿已久。

  不同于陆上风电,海上风电的一次特许权招标并没有为这个行业带来规模化效应,而是直接将行业带进了泥淖。2010年,海上风电首期特许权招标结果公布后,在低得不可思议的中标电价压力下,没有开发商愿意开工。

  若开发商一直僵持下去,这次招标无疑将成为一个笑话。但赶巧,在2011年,《江苏省海洋功能区划报告》()出台,特许权招标中四个位于江苏的项目都面临场址的变更。场址变更属于招标条件变更,国家能源局与中标的开发商获得了一次重新磋商的机会,双方同意中标电价作废,重新核准这四个项目的上电价。这不但给了双方一个台阶下,还使海上风电直接跨过了特许权招标,进入标杆电价的研究制定进程。

  在中标电价作废后,国家能源局需要重新核定这四个项目的上电价,但当时除了东海大桥海上风电场和龙源如东试验风电场以外,并没有任何其他项目可供参照,如何核定这四个电价成了一个无处着手的难题。

  2012年7月,国家能源局决定开展关于海上风电价格政策的研究,一方面通过这个研究为特许权项目定价,另一方面为海上风电未来的价格机制建立提供必要的研究基础。于是,国家能源局向水电水利规划设计总院(下称 水规总院 )发出了《关于委托开展海上风电度电补贴政策研究的函》。

  中国水利水电建设工程咨询公司副总工程师谢宏文当时是水规总院新能源处的处长,也是这次调研的核心人员,她告诉,国家能源局把这个调研任务委托给水规总院时并没有提出其他的具体要求,也没有明确表示要推行标杆电价政策,因此调研报告提交时其实还包含了其他形式的补贴方案。

  谢宏文曾经参与过陆上风电标杆电价政策的制定,但陆上风电毕竟有着六期特许权招标结果作为参照,而海上风电完全是另一个情况。2009年起,国家能源局曾要求沿海各省提交自己省份的海上风电规划,各省份相应的规划院承担了这项规划任务,水规总院选择与这些规划院合作,也以省为单位开展调研。

  中国海岸线 .2万公里,其中大陆海岸线1.8万公里,岛屿海岸线1.4万公里。近海区域、海平面以上50米高度的海上风电技术可开发容量约2亿千瓦。然而,要给迥异的海洋环境和相应的沿海各省测算海上风电电价,则是个比理论数据复杂得多的任务。

  谢宏文表示,从各规划院初始的海上风电规划成果来看,每个省份的风资源条件差异很大,从理论上来说越往南,如福建、浙江某些区域,风资源条件会更好,但上海以南的区域受台风的影响会比较大,也就是说虽然资源条件好,但安全性较低,发电能力会受到限制;而从造价角度来看,各省的海底地形条件也差异巨大,南方区域较多淤泥地质,造价也会高一点。

  各种因素平衡下来,水规总院的调研报告可以得出一个基本结论,以上海为界,其北边省份的电价应比其南边省份所享受的电价略低。

  除了按不同区域划分电价区间,谢宏文还认为,应该将潮间带、近海、深海三种不同形式的海上风电区别对待。

2009年厦门生活服务B+轮企业
亿欧网O2O论坛·走进青岛
9000亿元规模的家具市场巨头企业难以成长
标签

友情链接